我的控制台 会员登陆 免费注册 最后更新 高级搜索 返回首页 我要投稿 退出登陆 立群文集 联系我们
当前在线: 0
小说《天各一方》
小说《从军四剑客》
留学加国
民主和法制
议论文
时事评论
改革和国策
文革探讨
政治理论
随笔
发表的专业学术论文
《小狗Lucky传奇》
小说《二十一世纪大棋局搏弈》序言
《二十一世纪大棋局搏弈》第一部
《二十一世纪大棋局搏弈》第二部
《二十一世纪大棋局搏弈》第三部
《二十一世纪大棋局搏弈》第四部
小说《开垦北大荒记事》
[生活特区] - 文学专栏 / 《小狗Lucky传奇》 / 《小狗Lucky传奇》13。蜗牛之死和Lucky的多情
《小狗Lucky传奇》13。蜗牛之死和Lucky的多情
2007-05-22    范立群    《天一阁》范立群文集    点击: 1847
13。蜗牛之死和Lucky的多情

Lucky不愿意离开蜗牛的死亡之地。

 

小狗Lucky很善于交际,出门只要遇到了别的狗,它都会主动上前去打招呼,表示友好。如果遇到了来人对它的主人很友好,它就会摇头摆尾努力讨好对方。这个习惯到它成年后也没有改变,只是增添了一些爱憎分明的色彩。成年后,Lucky遇到对它不友好的狗,再也不愿意用热脸去贴别的狗的冷屁股,会转身就走。遇到喜欢它的熟人,Lucky会趴在地上,等着熟人对它的爱抚和夸奖。遇到不喜欢它,或者对它有过伤害举动的人,Lucky会立刻进入戒备状态,大模大样,装作没看见对方,昂首挺胸地走自己的路。正是因为观察到了Lucky成年后有这付记仇,不买账的架式,我估计如果它再一次遭到无端的攻击,可能就会反击,当然也就再也不敢轻易地松开它,让它自由活动了。

 

Lucky是一个多情种子,而且十分念旧,这一点可以从许多方面观察到。在Lucky出生后,从五个月大到一岁,这七个来月正是它长骨架期,不但需要保证生长发育的营养,而且需要大量的运动配合。在一些十分喜欢Lucky的朋友们的一再劝说下,我在一些很少有人走到的区域基本上是松开了绳子,让它在草坡上自由奔跑和打滚的。这七个月对Lucky来说是它的一段最美好的时光,对我来说也是最容易观察到它本性的一段时间。Lucky的多情和念旧,充分地表现在它对一些事物的细腻处理态度上。它深情地注视着以往它的一些好朋友经常出没的地方显露出的思念之情,下意识地重复起以前它们在一起游戏,欢乐的行为,表达出来的怀旧和失落感,使我深受感动。

 

Lucky只有六个月大的时候,那时候水库的新生水注入输水管道铺设工程还没有开始。有一天,Lucky在靠近现在工地的一片草坡上发现了一只大蜗牛。它十分好奇地围着这只大蜗牛打转,蜗牛被吓得缩进了壳里。我注意到,Lucky认真地闻了闻蜗牛散发的味道,轻柔地用它的前爪碰触了一下蜗牛壳,并无伤害蜗牛的意思。随后,Lucky就趴在蜗牛附近的草地上,耐心地等蜗牛从壳里再次探出头来。等了半天蜗牛还是不敢探出头来,Lucky只好失望地走了。经过几天后,蜗牛知道Lucky不会伤害它,见到了Lucky就不再躲起来了。它们面对面,大眼瞪小眼地相互注视着。每天路过这里,Lucky总要与这只大蜗牛一起呆上一会儿。我不知道它们是如何交流的?不过可以肯定它们相处得很好,而且有一些互动关系。

 

然而,不幸的事情还是发生了。在一天我带着Lucky走过这个地方,发现在这片草坡上堆上了一些工地开工所要用到的小块水泥板,大蜗牛不见了。Lucky拼命地嗅着,焦急地试图扒开这些水泥板,并求助地望着我。我一块又一块地搬开这些每块有五,六十斤重的水泥板,终于看到了底下被压碎了的蜗牛尸身。Lucky忧伤地看着蜗牛的尸身,转了一圈又一圈。Lucky伤心地哭了,发出了一阵低沉的哀嚎声,久久不肯离去。这些水泥板很快就被搬走了,然而Lucky每次路过都要趴在这片草地上,呆上一会儿为它的蜗牛朋友默默致哀。直到因为工程的正式开工,把这一小片草坡都铲平了,Lucky再也闻不到蜗牛的味道了,它每次路过还是要向这个地方深情地望上几眼,表达了它的思念。

 

我在想,人类恐怕是这个地球上再霸道不过的动物了。人类的极端自私,我行我素,同类之间的相残达到了任何动物望尘莫及的地步,根本就不会为别的物种留有余地。这只蜗牛已经大到足以醒目的尺寸,这些搬运水泥板的工人不可能视而不见。蜗牛的行动缓慢,然而蜗牛的存在并不会妨碍水泥板的堆放,只要把它移开两步,或者给这只蜗牛留出一条小小的窄缝,它就可以继续生存下来。不幸的是,很明显第一块水泥板就是对准了它,压下去的。可能压碎了面临飞来横祸,惊慌失措龟缩蜗牛壳里的蜗牛,会给这位干着体力活的工人带来一丝快感,却湮灭了他的良知。难道人类的善心和博爱,竟然还比不上一条小狗?

 

蜗牛拖着这么大的外壳,虽然行动缓慢,但是还是可以移动的,一般不会固定在一个地方。我以前并没有留意到这只蜗牛的动态。只是自从它和Lucky成了好朋友以后,我们每天按时路过都能见到它。是它驻地为巢不移动了?还是每天为了与Lucky短短五分钟的相会,经过长途跋涉返回这里的?我不得而知。至少可以肯定的一点是,这只蜗牛十分珍惜与Lucky的友情。如果它不是引人注目地固守在这一片草坡上,也许就不会遭来这场飞来横祸。因此,只有Lucky才能真正理解它,因为它是为情而死。

 

在前面的文章中,我曾经描述过Lucky和一位日本人所养的六条狗所建立的友情。那位日本人养了一条灰褐色的土种母狗,一条肥胖的,灰色的,被阉割了的公狗和一只公,三只母,由那条母狗所下的四条六,七个月大的小狗。土种狗的体型要比Jack Russull的矮脚狗大多了。那四条小狗个子高大,十分活泼,根本就没有在意Lucky的个子矮小。经过了一,两次的接触,它们很快就与Lucky成了好朋友。它们一起在靠近划船俱乐部的那一大片草地上,相互追逐,奔跑着,在草地上翻滚,打闹着。那六条狗的主人和一位十分喜欢Lucky的老人,和我一起就在草坡上坐着聊天,看着它们尽情地玩耍。

 

在某一天,不知道是因为什么原因?那条母狗突然对Lucky发起火来。它十分凶狠地回头冲向Lucky,愤怒地咆哮着再也不允许它的子女被这么一条小不点狗追得到处乱跑了。这条母狗带着它的子女和大灰狗开始围攻Lucky,吓得Lucky只能狼狈逃窜。那四条小狗跟着它们的母亲追逐Lucky只是感到好玩,从它们对它处处留情可以看出,它们对Lucky并无敌意。那条母狗斩钉截铁,充满了敌意的态度,使Lucky感到十分委屈和不解。这是一种个头歧视,还是那条母狗对Lucky的调皮捣蛋看不顺眼,怕它会带坏了它的子女?我也说不清楚。

 

那六条狗从来就是不拴的,经常在水库西边,马路对面的工厂区一带走动。每周由它们的主人,或一个年轻的工人带着它们过马路,到水库大堤活动一到两次。它们经常在靠近划船俱乐部的那一大片草地上休息。Lucky很怕那条母狗发火,但是又很想继续和它的四个年龄相仿的子女玩。Lucky乘着那条母狗没有注意,就会偷偷地选择草长得茂盛的地方,匍匐前进,想方设法靠近那四条小狗。那四条小狗见到了Lucky立刻就会兴奋起来。那条母狗被惊动了,站起来只要怒目看上Lucky一眼,Lucky只能乖乖离开。Lucky还没有完成生长发育呢!性发育离成熟还差得远。因此,Lucky只是贪玩,应该还不是处心积虑想勾引人家女儿的坏小子。

 

后来,可能是因为工作关系,那位日本人回日本去了,那位工人不知去向,那六条狗就再也没有人带它们出来活动了。不过,有时候在水库西边,马路对面的工厂区一带还能见到它们的踪影。Lucky十分怀念与那四条小狗的友情。只要路过了靠近划船俱乐部的那一大片草地,它就要求我让它下去。它在草地上到处闻着,试图判断它的朋友来过没有?Lucky若有所思地在这片草地上奔跑,打滚,重复着以前曾经有过的欢乐时光。每当走到水库的西边,看到马路对面的每一个路口,Lucky总会停下来,抬头注目看着马路对面。它是多么希望能够再次见到它青少年时期的好朋友啊!偶然,它见到对马路有一条狗躺着,但是看不清是不是它的朋友?Lucky会找一个高一点的坡地,望了又望。它希望如果对面是它的朋友也能看到它,相互打一个招呼。

 

Happy怀孕了,被它的主人带回了家,Lucky十分挂念它。只要我们在平时的说话中提到了Happy,就会引起Lucky的关心。自从把Happy接回家以后,小王夫妇来过一次。在他们刚进门时Lucky好兴奋,但是他们没有带来Happy又使它好失望。Lucky闷闷不乐地眯着眼睛在沙发旁躺着生闷气,看得小王夫妇好心疼。

 

小王说:“Happy怀孕了,怕它们会玩得太疯,造成流产,因此不敢带Happy来。看到Lucky这么失望,真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Lucky应该知道Happy怀孕了。动物会不会也懂得要照顾怀了孕的老婆?”

 

小王的老婆说:“你在胡说些什么?动物怎么会懂得这么多?LuckyHappy从来就是彬彬有礼,百般迁就的,估计就是让它们在一起也不会有问题。本来我是想把Lucky带回去与Happy一起住上几天,化解它们的相思之苦。只是你们家的Lucky有洁癖,它会睡不好。以前Lucky在我们家住过,给它睡垫,它嫌脏,有异味,被丢到了一边。它把我们安排让它睡觉的哪个角落的地面舔了又舔,忙个没完。让它进狗窝,它又嫌小,折腾了大半夜。你们真的没有注意到Lucky有洁癖吗?”

 

“这倒真的没有注意。Lucky平时在生活上是挺讲究的,也很爱干净,身上只要脏了一点就会吵着要洗澡。我们总是认为,这是我们让它养成的卫生习惯,没有想到会有洁癖这么严重。真对不起,没想到它在你们家会闹得你们都睡不好觉。”我老婆说。

 

“养成了卫生习惯,如果再进一步,一旦不能满足它的要求就不行,那就是洁癖。如果你们不相信可以去检查一下Lucky的窝,我可以保证里面干净得不会由一根狗毛。”小王说。

 

“这个不用检查,确实如此。Lucky不愿意我们随便动它的狗窝。它自己管理得好好的,不用我们替它打扫。它的窝只让Happy进去过,我们要把手伸进去也不行。它会抢先钻进窝,用嘴接着我们的手不让我们碰它的窝。”我笑着说。

 

“不知道Lucky会不会处处留情?Happy怀孕了,后来它有没有与其它母狗交配过?” 小王的老婆问。

 

    “没有,也许是没有遇到合适的机会吧!Lucky会闻着发情母狗尿液的气味,一路追踪,也会很起劲地想靠近发了情的母狗。不过,许多时候因为体格差异太大,或者看不对眼,Lucky都主动放弃了。Lucky真正钟情的还是Happy。”我说。
责任编辑: wenxue
发表评论 查看评论 加入收藏 Email给朋友 打印本文
如果你想对该文章评分, 请先登陆, 如果你仍未注册,请点击注册链接注册成为本站会员.
平均得分 0, 共 0 人评分
1 2 3 4 5 6 7 8 9 10
Copyright © 2004 -2005 [生活特区] - 文学专栏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Radiance Article Version 2005

Warning: Unknown: write failed: No space left on device (28) in Unknown on line 0

Warning: Unknown: Failed to write session data (files). Please verify that the current setting of session.save_path is correct (/home/life/domains/life-zone.com/public_html/wenxue/admin/tmp) in Unknown on line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