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控制台 会员登陆 免费注册 最后更新 高级搜索 返回首页 我要投稿 退出登陆 立群文集 联系我们
当前在线: 0
小说《天各一方》
小说《从军四剑客》
留学加国
民主和法制
议论文
时事评论
改革和国策
文革探讨
政治理论
随笔
发表的专业学术论文
《小狗Lucky传奇》
小说《二十一世纪大棋局搏弈》序言
《二十一世纪大棋局搏弈》第一部
《二十一世纪大棋局搏弈》第二部
《二十一世纪大棋局搏弈》第三部
《二十一世纪大棋局搏弈》第四部
小说《开垦北大荒记事》
[生活特区] - 文学专栏 / 随笔 / 《齐心合力抗SARS,变坏事为好事》
《齐心合力抗SARS,变坏事为好事》
2006-10-17    范立群    《天一阁》范立群文集    点击: 2057
《齐心合力抗SARS,变坏事为好事》
注:本文发表于《博讯新闻网》, 2003年5月4日,Boxun News, http://peacehall.com/index_GB.shtml ;《中国选举与治理》,http://www.chinaelection.org/ ,2003-5-5。

从2002年11月中旬,在中国广东出现了一种不明病原,不知传播途径的肺炎,感染了医护人员,引起了当地居民的恐慌。虽然当地政府和医疗部门已竭尽所能,后来被称作非典型肺炎的传染病还是迅速蔓延开来。到了2003年的2月底,非典型肺炎,后来改名为SARS的急性呼吸道传染病不但出了省,还出了国界,在香港和台湾,河内,多伦多,新加坡和马来西亚等地传播了开来。在美国发动了伊拉克战争的第二天,日内瓦世界卫生组织在3月21日向各国发出了SARS传播的警告。随着受到各国媒体全力报道的伊拉克战事结束,被伊拉克战争报道掩盖了的SARS受到了全球的关注,也成了各国谈虎色变,人人自危的头号大敌。

其实,如果平心地对待,不必与历史上曾经出现过的“黑死病”(鼠疫),天花,麻风病,病毒性感冒,霍乱,艾滋病相比,就是与在非洲爆发的埃博拉出血热,普通的肺炎、肺结核,肝炎,腹泻和流行性感冒相比,SARS的死亡率也是很低的,传染性也不相上下。为什么这回的SARS会造成这么大的政治和经济效应?几乎摧毁了香港的经济,严重打击了中国和东南亚的经济?据最新一期《时代》周刊估计,沙斯病毒肆虐全球造成的经济损失已接近300亿美元。

SARS的可怕并不是在于它的传染性和死亡率,而是在于它的许多不可知,来势凶猛和大批医护人员同时受到感染引起的恐慌。至今,只笼统知道它是一种冠状病毒,不清楚病毒变异的机理和种类,许多病例不明病因,出现的临床症状不一,造成诊断上的困惑,也不能够确切知道它的传播途径。SARS的可怕更在于公众对于不明传染病来袭,面临死亡威胁的莫名恐慌,加上种种流言蜚语,谣言,某些政治势力为达到不同政治目的在媒体上的各种恶意炒作,特别是在网络和手机短讯上大量不负责任的流言传播。

任何一种传染病都有它自身固有的发生条件,传播渠道,到达它传播扩散的巅峰期,随后经过病原体的蜕变和隐性感染人群和患者自身免疫能力的提高,感染率逐步下降,越来越多的病患者通过治疗走向康复,痊愈,传染病逐渐销声匿迹的过程。作为传染病专家的责任在于尽快地找到病原和病源,搞清楚它的传染途径,以便尽快向医疗卫生部门和政府提出相应的对策,采取必要的防疫措施,限制和阻隔传染病的传播,达到缩小范围,有效控制的目的。搞清楚了病原和病源可以使防和治都成了有的放矢,有利于稳定民心,使针对性的药品和疫苗的开发和研制成为可能,从而缩短传染病肆虐的时间过程和缩小传播范围,减少它对人类社会的危害。

在这个过程中不需要政治炒作,更不需要哗众取宠的作秀,政府也只是个动用行政和财政资源,协助站在传染病防治第一线的医护人员和专家的配角,需要的是万众一心,齐心合力,配合政府和医疗卫生部门,作好防疫工作,成为医护人员的坚强后盾,与传染病作斗争。任何个人,或社会团体在此大敌当前,必须识大体,以大局为重,把人民的生命安危放在第一位。如果有人反其道而行之,想利用SARS,兴风作浪,妖言惑众,只能自取其辱,而且其心可诛。

面对着SARS的肆孽,当代高度发达的媒体可以起到举足轻重的作用,面临是否能够真正担当得起第四权的考验。作为大众媒体必须在监督政府,尽一切努力配合专家和医护人员对抗传染病起到作用。作为大众媒体也必须在如何维护人民的知情权和协助当局稳定民心之间取得平衡,提倡社会公德,以舆论配合对抗SARS。媒体不得不在追求新闻卖点,商业利益和维护职业道德方面做到自律,在上述的几个方面掌握好分寸。

SARS的肆孽使有关各国政府也面临危机处理,紧急应变能力和社会公信力的考验。各国政府要员也会受到社会责任和政治道德方面的检验。是仅仅满足于自己的政治作秀,王婆卖瓜,自吹自夸,竭力鼓吹自己的英明果断,贬低和谴责别国和别的地区的处理不当?还是脚踏实地,把注意力全部集中到协作抗炎,尊重专家学者的专业知识,采取一切有效的措施,尽快控制本地的疫情,防止SARS的传出,珍惜生命,努力降低死亡率?可以真实地反映出国家领导人和地区负责人的政治素养和道德品质。

发生了SARS当然是坏事,但是如果处理得当,换一个角度来思考,也可以把它变为好事。首先,SARS冲击了中国欺下瞒上,报喜不报忧,墨守陈规的旧官僚体制。中国政府新领导班子能够大刀阔斧,清除弊端,勇于承担责任和改正因为隐瞒病情,无法向周围地区和国家及时提出预警,造成SARS迅速扩散,在世界范围传播开来的严重失误。这不能不说是一个很大的进步。SARS的冲击,成了中国新闻媒体能够与国际迅速接轨的契机,也是中国政府加强行政管理改革,走向透明化和民主化的转折点。

从如何对待SARS冲击的认知态度来看,由受到影响的地区和国家最初采取相当自私的围堵,甚至闭关,防止SARS的传入,到普遍接受了加拿大当初一开始就采取的门户开放,不但对入境者负责,及时发现SARS病患提供治疗,而且严禁SARS病患者离境,对国际社会负责的态度。这种认知上的大转变对世界变得越来越小的地球村居民无疑是个福音,怎么给与高度评价也是不为过的。

科学无国界,SARS不但冲击了各国和各地区的医疗卫生系统,也冲击了各国传染病研究机构和中西医之间的门户和学派之争,促使在相互之间取长补短,加强交流和协作。在这个方面世界卫生组织的专家和学者作出了很好的示范。深圳和广东采取的加强通风,开放式病区管理和中西医配合治疗,卓有成效地提高了治愈率,降低了SARS病患者的死亡率,得到了专家们的充分肯定和提倡。香港有关当局终于摆脱了门户之见,接受了广东派出的中医师的紧急援助。陈水扁基于台湾的SARS有失去控制,进入社区的可能性,也提出了要与大陆和香港联合协作抗SARS的呼吁。以人为本,人命关天,只要是对防疫有帮助的,对挽救SARS病患者的生命有效的都不应该放弃,这是医护工作者的天职。而医学上的门户和学派之争,在这个大目标下都显得微不足道,各种政治上的歧见都必须被丢开。日本的良好社会环境卫生和个人卫生习惯形成了对抗SARS的第一道屏障,值得各国学习和仿效。越南率先走出了SARS肆孽的阴影,美国的SARS病患死亡率至今还是零,上海对抗SARS的保卫战,广东是SARS的最早发病区,病患的死亡率很低,越南,美国和中国上海和广东在治疗和护理SARS病患方面必有所长,死亡率高的国家和地区是否应该吸取其长处,得到借鉴?

对SARS的冲击,全民不可掉以轻心,必须严阵以待,防止松懈,但也大可不必惊慌失措,只要有必要的防护,日子还要照样过,各种经济活动还得照常进行。据报道,在越南SARS已经被驯服,加拿大,新加坡,马来西亚等国SARS基本上已经过了高峰期,得到了有效的控制。中国的广东已度过了难关,上海的保卫战方兴未艾,香港的发病率有了下降,趋向于控制。北京,山西和台湾正处于SARS传播的高峰期,大决战正在如火如荼地进行着。然而,香港12名痊愈后疑是SARS复发的病例已经敲响了SARS有可能死灰复燃的警钟。

SARS作为一种已经引起了人类高度重视和防范的呼吸道传染病,不可能肆孽长久,短则再有两,三个月,长则半年,或到年底,终究会被制服。针对性的药品和疫苗往往总是很难在传播高峰期及时出现,雪中送炭,而只能成为在疫情快要过去时的锦上添花,帮助划上休止符或句号。人们是健忘的,也许到明年的今天,很少有人再会谈到SARS。然而,这场SARS冲击所引发的,诸如媒体的作用,政府的功能和职责,公民的义务和责任,医护人员的职业道德,公共卫生和个人卫生标准,以人为本,尊重生命和在全球化的今天各国政府对国际社会所承担的责任和义务,等许多问题,其影响将是深远的。

从学术探讨角度看,在对待探讨传染性急性非典型肺炎病原问题上,应该广开言路,容纳百川,加强学术交流,排除政治的干扰,以科学的态度合作研究攻关。为什么只允许SARS的一家之说?衣原体说为什么不经论证就被冠状病毒说完全淹没了?加拿大的研究工作者发现只有在40%的SARS病患者的分泌物中找到冠状病毒,其余60%患者的病因又是什么?传染性急性非典型肺炎是由单一病毒引起的,还是有多种病因的互作造成的?为什么不能拿出各自采集的病原样本,通过互联网作一个比较分析?冠状病毒的变种有的说有6种,有的说有12种,为什么不能把各地得到的病毒电镜样本和RNA分子序列作一个统一的分析比较?世界卫生组织是否可以统筹和产生一种国际公认的利益保护机制,避免被各种科学发现背后潜在的巨大商业利益作祟,而严重影响了联合攻克SARS和其他传染病的进展?

为什么越是医疗条件好的地区和国家,SARS病患的死亡率越高?是否这是与现代医学过度依赖抗生素有关?大剂量抗生素和新型抗生素的使用和病原通过变异抗药性的强化成了一种恶性的竞争,同时也摧毁了体弱病患者的正常生理功能,造成某些器官和组织的衰竭和死亡。据报道对SARS至今尚无有效的诊断和治疗方法,大部分患者是可以依靠本身的免疫能力自行痊愈的。现代医学是否应该向调节病患者的生理功能,增强患者自身的免疫能力,减少对药物的依赖的方向作出更多的努力?

计算机软件编程的迅猛发展,伴随着也产生了“黑客”的猖獗和计算机病毒的肆孽。分子生物学的突飞猛进,当世界各国的众多分子遗传实验室都把研究转基因食品和药物,和生物体复制当成一种常规的作业时,分子生物学的“黑客”也将产生。经过实验室变异,筛选和活化处理的各种病原体,有可能被战争狂人和恐怖分子用来对人类社会进行讹诈和大规模屠杀的工具。作为一种防患未然,世界卫生组织和联合国安理会是否应该提前敲响警钟?联合各国政府的力量,制定出有效的监督,核查,禁止和防范的法律和公约?这也是SARS冲击带来的一种启示。

责任编辑: wenxue
发表评论 查看评论 加入收藏 Email给朋友 打印本文
如果你想对该文章评分, 请先登陆, 如果你仍未注册,请点击注册链接注册成为本站会员.
平均得分 0, 共 0 人评分
1 2 3 4 5 6 7 8 9 10
Copyright © 2004 -2005 [生活特区] - 文学专栏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Radiance Article Version 20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