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控制台 会员登陆 免费注册 最后更新 高级搜索 返回首页 我要投稿 退出登陆 立群文集 联系我们
当前在线: 0
小说《天各一方》
小说《从军四剑客》
留学加国
民主和法制
议论文
时事评论
改革和国策
文革探讨
政治理论
随笔
发表的专业学术论文
《小狗Lucky传奇》
小说《二十一世纪大棋局搏弈》序言
《二十一世纪大棋局搏弈》第一部
《二十一世纪大棋局搏弈》第二部
《二十一世纪大棋局搏弈》第三部
《二十一世纪大棋局搏弈》第四部
小说《开垦北大荒记事》
[生活特区] - 文学专栏 / 随笔 / 《民调机构的社会良心和政治责任》
《民调机构的社会良心和政治责任》
2010-10-18    范立群    《天一阁》范立群文集    点击: 2116
民调机构的社会良心和政治责任

最近几个月接到过几通电话,对方自称代表某政府部门电话询问,或社会组织搞民调,要求回答一些问题。虽然对方的真实身份无法查证核实,因为所提问题在合理范围内,本人乐于配合。然而在本月5日晚上七点来钟,我接到了一通自称是代表新加坡国立大学所搞的政治民调,在访谈最后被问及的一系列问题却引起了本人高度的警觉和不安。

 

该位自称代表国立大学搞民调的女士,首先要求确定我的新加坡公民身份,随后提出了一些个人学历,年龄,工作和生活状态,以及新加坡政党政治,历任总理,大法官等常识问题。最后,她却连续提出了十来个概念混淆,似是而非,具有政治煽动性的问题,要求接受电话受访者作出是,或否的回答。该份民调提出的问题,根据记忆列举如下:

你认为媒体报道都是真的,可信的吗?

你认为政府对媒体的控制和干涉是否太多了?

你是否认为经济发展比民主更重要?

你认为政治家是否都在谋取私利?

你认为国家需要强有力的领导人,领袖应该可以按照自己的风格执政,对吗?等等

 

本人在电话回话中明确指出,这些政治性问题有的前提不明确,有的无可比性,有的别有用心,设有陷阱,不是简单的是,或否能够回答的,有误导民众之嫌,据此答卷统计得出的结果将毫无意义。本人拒绝回答这些荒唐的问题,并要求该女士说明身份,讲清楚是代表国立大学的哪个部门?是哪几位教授提出的问题?该女士推说不可说,不予回答。电话访谈不欢而散。

 

任何一种媒体必须保持高度的公信力,这是业者在此行业中能够立足的根本。媒体工作者必须敬业,诚实,据实报道各类新闻事件。当然在当今社会,媒体业者和新闻工作者会受到太多的名,利,地位和政治力介入的诱惑。连有着很好的公信力口碑,优良传统的国际大媒体都出现过假新闻,张冠李戴的伪新闻事件,但这些终究是很少见的重大错误。该份民调公然对新加坡媒体的公信力提出质疑,是否太过了?如果该份民调的出题者发现有假新闻,或伪新闻,还不如直接点明,提出批评指正。本人认为不提出任何的事实举证,通过似是而非的民调来动摇新加坡媒体的公信力,这种做法不正当,也不厚道。

 

至于新加坡政府对媒体的控制和干涉是否太多?这是只有媒体业者和新闻工作者能够举实例回答的问题,或许自称持有不同政见的反对党想利用媒体,碰壁后才能体会得到的。作为一般的新加坡公民并不了解这些,就很难回答了。受访者如果回答说“否”,你怎么知道政府没有对媒体加以控制和干涉?如果说“是”,你就被引君入瓮,成了认为政府对媒体的控制和干涉过多的支持者。笔者认为利用民调向电话受访者提出这样先入为主,误导性的问题,是在愚弄新加坡公民。

 

说到经济发展和民主并无直接的联系,哪个更重要?无可比性。大力发展经济,及时转型,跟上,或引领世界经济的发展趋势,让人民能够安居乐业,这是政府的首要工作之一。而民主则是贯穿于国家的体制建设中,公民社会,个人,社会团体,政党和政府机构如何相处的一种生活方式。民主化是人类社会发展成熟后的一种必然趋势。一个社会的民主程度当然与国家的经济发展阶段有关,是相辅相成的关系,却不是非此即彼的关系。提出这样的伪问题本身就在混淆视听。这种误导性的问题很难相信会是政治和社会学者提出的。

 

至于政治家是否都在谋取私利?这个问题估计是利用了几份国外媒体公布的对各种职业公信力民调的结果,politicianlawyer被认为是最不可信任的。这里politician应该是指搞政治的,并非专指政治家。笼统地把政治家与牟取私利划上了等号,却掩饰了在公开的政治家头衔下有三六九等之分。真正能够以国家利益和公民利益为重,以维护人类最高利益为目的的政治家为数不多,难能可贵,是值得敬重的。而那些打着政治家名号,到处招摇撞骗,游走于政商界,出没于黑白两道,钻营于各种政治集团之间,代表着各种既得利益集团的“大人物”,只能称之为政客和掮客。这些政客和掮客虽然掩饰得很好,但是若要人不知,莫非己莫为,他们总会露出马脚。他们的所作所为确实是在谋取私利。试图把真正的政治家与政客和掮客混为一谈,达到把水搅浑,要香大家香,要臭一起臭,难道这就是这份民调的目的吗?鱼目混珠,混水摸鱼,这恐怕也不是正派律师所乐于采用的提问手段。

 

提到国家需要强有力的领导人,领袖应该可以按照自己的风格执政问题。这个问题有些含糊不清,有误导之嫌,要看提问的想强调,突出的是什么了?我们当然不会希望选出一个只会选举,作秀,不担肩膀,不会做事的领导人,但是也不会希望选出一个我行我素,无视国家的宪法和体制,到处惹是生非,贪污腐化,把国家带入灾难的领导人。国家领导人的强而有力必须体现在他对国家和人民的无限忠诚,体现在他的远见卓识,善于聚集人才,用好人才的团队精神和执行力。国家领导人应该遵循国家宪法,是国家体制和法律的坚定维护者。个人的执政风格不能超越这些基本的准则。提出这些含混不清,意图不明的问题,却要受访者作出“是”,与“否”的回答,有欠公平。不过,这却方便了这个所谓的民调机构可以作出随意的解读和公布他们所期望的民调结果。

 

这里涉及了一个民调机构必须具有的社会良心和政治责任。利用民调机构作为政治斗争的工具,玩擦边球的屡见不鲜,然而却不能采用这些不正当的手段任意误导和愚弄受访民众,更不能曲解民意,随意解读和公布他们所期望的民调结果。反对党存在的意义在于代表选民对执政党实行严格的监督,并提出不断的鞭策和挑战。反对党要站稳脚根,就必须脚踏实地深入社区,工厂和商业区搞好社会调查,在国会认真做好功课,准确无误地指出政府工作中的纰漏和不足,体现出监督作用。同时,反对党不能为了反对而反对,成为集积反政府人士的乌合之众。反对党必须聚集起治国安邦的人才,制定出国家切实可行的经济发展蓝图,拿出更好的施政方案,提供执政当局参考和采用,起到鞭策和挑战的作用。反对党只有真正体现了代表选民对国家的体制,制度和经济发展起到建设性的作用,才能取得民心,争取选战的胜利。这才是反对党应该走的正道。

 

新加坡需要有一个强而有力,良性运作的反对党。反对党是执政党的影子。反对党强,执政党就不敢怠慢,必须不断提升自我,聚集人才,保持良好的政党形象,保持应对挑战的战斗力。反对党弱,执政党没有了对手,就容易松懈,安于现状,失去斗志。反对党必须自强自立,不能依赖于执政党的宽容,恩赐和扶植,成为扶不起的刘阿斗。反对党更不能挟境外政治组织的支持和资助自重,作为境外反政府组织的代理人,失去了当家作主人的身份。这就要求反对党和自称为持有不同政见者必须与执政当局一起遵循国家宪法体制和法律,在必须共同遵守的游戏规则下运行,而不能尽搞一些无理头冲撞法律,装可怜的把戏。

 

    本文提出民调机构必须具有社会良心和政治责任问题,是试图提醒那些企图利用民调作为政治斗争的工具,玩擦边球的个人或团体,不要走火入魔,玩火自焚。关心国家大事,热心于国家体制和制度建设,希望社会民主化的深入发展都是好事,但是必须端正心态,以国家利益和国民的利益为重,不能采用任何不正当的手段,误导受访者,试图把水搅浑,从中渔利
责任编辑: wenxue
发表评论 查看评论 加入收藏 Email给朋友 打印本文
如果你想对该文章评分, 请先登陆, 如果你仍未注册,请点击注册链接注册成为本站会员.
平均得分 0, 共 0 人评分
1 2 3 4 5 6 7 8 9 10
Copyright © 2004 -2005 [生活特区] - 文学专栏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Radiance Article Version 20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