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控制台 会员登陆 免费注册 最后更新 高级搜索 返回首页 我要投稿 退出登陆 立群文集 联系我们
当前在线: 0
小说《天各一方》
小说《从军四剑客》
留学加国
民主和法制
议论文
时事评论
改革和国策
文革探讨
政治理论
随笔
发表的专业学术论文
《小狗Lucky传奇》
小说《二十一世纪大棋局搏弈》序言
《二十一世纪大棋局搏弈》第一部
《二十一世纪大棋局搏弈》第二部
《二十一世纪大棋局搏弈》第三部
《二十一世纪大棋局搏弈》第四部
小说《开垦北大荒记事》
[生活特区] - 文学专栏 / 随笔 / "政治正确“多走一步就是谬误
"政治正确“多走一步就是谬误
2020-07-17    范立群    《天一阁》范立群文选    点击: 98
情绪管控
新加坡大选刚过,选择此时写这篇文章应该不会影响了选情。 人类社会发展此起彼落,龙生九子各有不同。人们长期在不同的生活和工作环境下养成了不同的习惯和嗜好,彼此应该相互体谅,相互适应,相互理解,而不应该相互歧视,仇视,甚至羞辱。 开发北大荒时,我们面对着荒野千里,渺无人烟,鸟兽横行,蚊蝇缠身的恶劣自然环境。北大荒的冬天更是大地封冻(零下四十左右的严寒,把大地,河流,山川整个冻结了起来),茫茫白雪把我们与世界完全隔绝。我们只能靠燃烧起篝火,来取暖,来抵御野兽和蚊蝇,靠煤油灯照明来度过这苦寒地带的漫漫长夜。本人就是在这种环境下养成了喝酒和抽烟的习惯。 试想自从学会用火以后,人类的祖先-原始人类不就是在这种烟熏火燎的环境下进化过来的吗?自从哥伦布发现了美洲新大陆,把烟草带到了欧洲。因为烟草具有宁神,消除疲劳和缓解焦虑作用,很快就被刚度过鼠疫横行,宗教仇杀,漫长黑暗时期的欧洲人所接受,并传播到了全世界。烟草味总要比燃烧的枯枝败叶味好受一些吧!否则怎么能熬得过与世隔绝的漫漫长夜(靠近北极地区的冬天,在北大荒早上七点多天才蒙蒙亮,下午四点来钟就黑下来了)。 教授上完了一堂课,科学家在实验室,计算机房做完了一个实验,坐堂医生看完了一波病人到休息时间,外科医生做完了一个疑难手术,在工地上勤劳工作的劳工在休息时间到抽烟室,或不妨碍别人的地方抽上一根烟缓一口气,解除一些疲劳和焦虑感,再精力充沛地干下去。这不犯罪吧?而且在这些人群中抽烟的人数不在少数。 既然抽烟,喝酒在法律上是允许的,并不触犯法律,那么有抽烟,喝酒习惯的选民的人格就必须得到同等的尊重。新加坡主管烟草管理部门的政府公务员是怎么做的呢?烟酒涨价可以忍,烟草改包装写上抽烟有害可以接受,设立禁烟区可以理解。就在大选前几周,他们又把烟草的包装整个改得面目全非。执政党政府官员应该到任何一家买烟的店家看一看。烟盒改得全部黑色,没有了牌子,印上了惨不能睹的图片,烟卷上也没了牌子。烟草包装印的图片是触目惊心的病态标本。新加坡主管烟草管理部门的政府公务员确实是把烟酒价格抬到了世界之最,把烟草包装的“华丽”程度也达到了世界之最。 请问烟盒和烟草包装上印的这些惨不能睹的病态照片是抽烟直接造成的吗?能否拿出医学科学期刊的论文来证明?抽烟增加了政府的医疗保健开支?抽烟缩短了寿命?有证据吗?日本抽烟人群占日本人口比例是全世界最高的国家之一,为什么日本人的寿命却是世界最高的?烟酒既然是人类社会所需,靠禁烟,禁酒,禁得住吗?美国不是禁过酒吗?结果是造成私酒,走私酒泛滥。同样,提高税收,抬高烟酒价格,使劲恶心,羞辱抽烟选民有用吗?结果只能造成对执政党滥用权力的厌恶和情绪对抗,和走私烟,酒的泛滥。 政府的任何政策决定不能依靠道听途说,更不能人云亦云,必须有科学和法律依据。烟草在实验室分析中确实有很多种微量有害成分,当吸食过量,加上长期积累会对身体造成伤害,这人所公知。酗酒,老烟枪确实不好,对身体的伤害很大。问题是,喝酒为什么一定要喝到头晕眼花,不能自己呢?抽烟为什么一定要抽到口干舌燥,喉咙冒烟呢?这里涉及一个情绪管控的社会问题。做任何事情必须有度,有所节制,包括面对美食佳肴也一样。少酌怡情,情绪失控的人做什么事都会出问题。鉴于当今极端主义陈渣泛起的国际局势,作为一个成熟的社会,执政党是应该把国民的情绪管理问题提到议事日程了。 新加坡主管烟草管理部门的政府公务员在这次大选前几周对烟草包装的大动手脚,所有的费用是他们自己私人出的吗?选举前夕用纳税人的钱来羞辱,恶心纳税的抽烟选民意图何在?谁给你们的权力允许这么做的?你们对抽烟的选民真的仇恨到了如此地步?如果没有政治图谋,这不是正好体现了你们在情绪失控下的阴暗心理?反对抽烟似乎不会有错,“政治正确”,只是你们多走出了一步,却成了谬误。 本人欣赏李显龙总理的人品和执政理念。执政这些年来,他对权力始终保持着一种敬畏的心态,对选民一直持有谦卑的姿态,从不滥用权力,任性作为。这才是一个民主政党领袖应该有的政治素养。这次大选人民行动党获胜能继续执政,恭喜了。人民行动党执政了这么一些年,功不可没。不过,长期执政在不知不觉中也会累积许多改革和创新的惰性和阻力,混入一些只会享用执政红利,不会做事的蛆虫。堡垒是最容易从内部被攻破的。希望在这新旧交替之际,人民行动党能管控好自己的队伍,适应新时代的挑战。
责任编辑: wenxue
发表评论 查看评论 加入收藏 Email给朋友 打印本文
如果你想对该文章评分, 请先登陆, 如果你仍未注册,请点击注册链接注册成为本站会员.
平均得分 0, 共 0 人评分
1 2 3 4 5 6 7 8 9 10
Copyright © 2004 -2005 [生活特区] - 文学专栏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Radiance Article Version 20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