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控制台 会员登陆 免费注册 最后更新 高级搜索 返回首页 我要投稿 退出登陆 立群文集 联系我们
当前在线: 0
小说《天各一方》
小说《从军四剑客》
留学加国
民主和法制
议论文
时事评论
改革和国策
文革探讨
政治理论
随笔
发表的专业学术论文
《小狗Lucky传奇》
小说《二十一世纪大棋局搏弈》序言
《二十一世纪大棋局搏弈》第一部
《二十一世纪大棋局搏弈》第二部
《二十一世纪大棋局搏弈》第三部
《二十一世纪大棋局搏弈》第四部
小说《开垦北大荒记事》
[生活特区] - 文学专栏 / 小说《从军四剑客》 / 《从军四剑客》引言
《从军四剑客》引言
2006-10-18    范立群    《天一阁》范立群文集    点击: 2121
《从军四剑客》引言
注:本故事纯属虚构,在情节和人物上如有类同,纯属巧合。

版权声明:长篇小说《从军四剑客》,本人保留以后可能出版的版权专利。网上转载需取得作者同意;任何机构或个人打算用于商业出版,请先与作者联系。            --范立群

2002年9月初稿,经过四次修改,于2006年4月定稿。

引 言

本书名称为“从军四剑客”,是因为文章中所提到的四位主人公,在这文革动乱的年月,就像是武侠小说中从军的四位剑客。他们豪情满怀,斗志昂扬,以保家卫国为己任,以振兴中华为奋斗目标。他们都是在文革中1968年春天参的军,各凭其出色的才华,各有其特殊的机遇,在短短的几年里上升得出乎寻常的快,焕发了耀眼的光芒。然而造化弄人,他们又分别因为各种原因遭受到了残酷打击,摔得又特别的重。他们的窜起和凋谢就如昙花一现,或如闪电般的用利剑刺破上苍,一闪而没,留下的却是永久的伤痛和感叹。好在苍天有眼,时事造英雄,在这改革开放的大时代,他们又再次突围,异军突起,各自闯出了一片新天地。

动乱的年代是一个群雄并起,风起云涌,大起大落的年代,是私利熏心的政客,野心家,阴谋家和黑厚学大师们可以充分施展的大好舞台,也是充满着理想主义色彩的各路青少年豪杰纷纷踏入陷阱,中箭落马,被重重围困,遭受扼杀,欲哭无泪的年代。话说到了1968年的春天,经过了两年天翻地覆的文革造反运动,代表了毛主席革命路线的无产阶级革命派,斗剩下来的中央文革小组成员和林彪副统帅的人马,纷纷进入了中国的最高统治核心。史无前例的文化大革命已经到了收尾阶段。声势浩大的清理阶级队伍运动展开,意味着一切将恢复以往的管理体制,文革形势发生了大逆转。这是为了他们这帮新贵和重新启用的三结合干部巩固政权所采取的铁腕手段。

红卫兵运动走到了尽头。无论是当年叱吒风云,掀起了红色浪潮,制造了红色恐怖的红五类红卫兵,还是因为看不惯封建愚昧的血统论,凶残野蛮的打,砸,抢,和用红色恐怖手段对老师们的迫害,为了拨乱反正,奋起反击,揪出其幕后黑手而愤起造反的红卫兵,以及什么组织也不参加,遇到赞成的就叫好,反对的就起哄的逍遥派,都被要求“复课闹革命”,解散组织,被各级党政机关派下的军宣队严格看管了起来。

紧接着他们又被要求一切服从党的安排,学工,学农,上山,下乡,参军,支内,支边。在随后的“清查五一六”,追查“炮打中央文革案”,“九一三林彪事件”,“清查三种人”等政治审查和斗争中,他们中的不少人深受其害。同窗八年(中学六年,加上了文革两年)的老同学因为命运的摆布,各奔他乡,走上了不同的人生道路。他们陷入了不同的艰难困苦生活环境和政治斗争旋涡,经历了种种的磨难,也产生了不同的突围和异军突起的精彩故事。“从军四剑客”只是作为突围系列小说的第一本。

当然,任何一个真实的故事一旦写成了小说,小说中的主人公就与故事中的原型人物脱离了,有了他独立的人格。把故事写成小说,作者就有了张冠李戴,把不同故事中的情节和人物经过加工,浓缩和合并,甚至按照故事情节需要,在不违背时代大背景的前提下虚构和自由发挥的空间。小说中的主人公只是作者笔下精心制作的产儿。在小说出版后,故事中的主人公就是一个完全独立的个体,甚至摆脱了作者对他的束缚。因此,所有与本人一起成长,学习,同甘苦,共患难的老同学和老战友,以及所有熟识本人的同事,朋友和老领导,千万不可按照小说故事所描述的情节和人物对号入座,自寻烦恼。

话说在1968年8月19日,范明迫于形势,强忍了下来,服从党的分配,响应毛主席屯垦戍边,建设边疆,保卫边疆,开发北大荒的号召,去了黑龙江生产建设兵团。在他们到达时,正赶上了北大荒的收获季节。范明一到连队就和其他兵团战士一起投入了抢收,抢运的紧张战斗。他们起早贪黑跟着联合收割机作业,跟着田间运粮车装粮,卸粮。他们在晒麦场参加扬场,灌袋,囤粮,一天几十辆卡车的装粮外运,几乎是马不停蹄地连续作业。

他们在和时间赛跑,所有机械,人力和畜力全部投入了进去。大家心急如焚地看着一望无边,一天比一天转黄的待收获的各种庄稼,无论如何要赶在雨季到来前先把四千亩的小麦抢回来,否则只能眼看着这些庄稼烂在地里遭受损失。十月初的北大荒已经有了头场雪,范明被任命担任了大田作业排的排长,带队投入了秋后的又一波战斗。他们要在封冻前,从大田抢着收获回漫山遍野的大豆,玉米,高粱,燕麦,荞麦,向日葵和过冬用的土豆,萝卜,大白菜,包菜等各种经济作物和蔬菜。

寒冬腊月,哈气成霜,滴水成冰的北大荒,地冻五尺以上。范明又在春节前奉命率领全排三十五个,来自齐齐哈儿富拉尔基,哈尔滨,上海和当地的男女知识青年,参加了本团九连的水库工地会战。他们全排晚上居住在工地上临时搭建的“地印子”(为挡寒风,一半建在地下,北靠坡地的临时支架草棚住所),冒着零下四十几度的严寒,奋战在水利工地上。通过这一帮子年青人的齐心协力,艰苦奋斗,很快他们就在工程进度上夺了标,成了全团的尖刀排。

第二年春节后,范明被推荐接任了连连亏本,吃力不讨好的连队司务长工作。马上又被团政治处抽调派出,到海林,佳木斯,萝北,鸡西,延边,营口,北票等地搞外调。完成任务回来后,他带领炊事班和后勤人员对食堂进行了认真的成本核算,对菜园子,豆腐房,猪场,加强了经营管理。1969年秋范明又随着团梁参谋长顶着一个月的狂风暴雨打通了五十三团往火车站的运粮通道。不到一年,他们终于转亏为赢,把二百二十人就餐的大食堂经营得富甲一方,连队伙食搞得有声有色。到了年终,范明被评为全团唯一的模范司务长,红色当家人。1970年春节,范明充满了成就感,满怀喜悦回到上海第一次探亲。

然而,等范明探亲后,从上海回到北大荒没有过多久,随着“清查五一六”和“反革命炮打中央文革案”的逐步升级,在他档案里的那封匿名检举信开始发酵。从上海发出来的,为追查他当年炮打张春桥,反对中央文革和反对文化大革命的公函到了。从1970年的秋天开始,范明面临团部政治处和保卫股专案组的一次又一次到连队造访,审查,盘问和逼供。

专案组严厉指责他反对伟大领袖毛主席,反对英明,伟大,光荣,正确的中国共产党,反对中央文化革命领导小组的反革命罪刑。对这些突如其来的狂轰烂炸,范明当然矢口否认。他清楚知道这些函调只能提出一些漫无边际的攻击,自己的所有字迹,书籍和照片已经全部销毁,自己也确实没有具体参加炮打张春桥的行动,专案组手中决不会有强有力的证据。

范明心里明白,上海母校的原党支部书记,后来通过走后门又升了官。现在他已经大权在握,有关当局是决不会放过自己的。原本范明以为自己强忍了下来,服从了这头恶狼的刻意安排,来到了北大荒,总可以化解了他因为在文革中被打倒的报复心态,现在看来他是太天真了。这头恶狼以一级党组织和政府机构的名义,借着追查炮打中央文革,“清查五一六”和清查林彪死党等各种政治运动,通过发公函来整自己,这种无端的审查是难以避免的。

范明考虑到从上海一起到兵团的,一些过去的“政敌”和在文革中因为追求的目标不同,而分道扬镳的原“同心干”成员,估计也会落井下石,乘机向组织表功。这种政治审查是自己根本无法抗争的,前途一片黑暗。他只能采取不卑不亢的态度,耐心地熬过这个难关。至于要熬多久,范明心里就一点底也没有了。自己的命运已经被与中国政坛政治斗争的大形势联系在了一起,只能任凭命运的摆布了。

后来的事情,就搞得更为离奇古怪了。在1971年9月13日,林彪的军事政变阴谋败露,仓惶出逃,摔死在外蒙古的温都尔汗。师和团政治部专案组却一口咬定,有林彪的死党在这之前,到过黑龙江生产建设兵团五师的师部所在地双山。这位林彪的死党在双山的行为十分诡异,正好当着连队司务长的范明,也在那个时候要车到双山火车站装卸过货物。专案组认为这位林彪的死党,到双山一定与范明接过头,留下了进一步的反革命行动计划。

范明立刻被“升了级”,成了师政治部专案组重点的审查对象。在审查期间,他的探亲资格完全被剥夺了。师和团专案组人员的交替造访,变本加厉地逼供范明的反革命罪行。而且他们强调已经获得了足够的人证,得到了大量的检举材料,如果他再顽固不化,只有死路一条。在林彪事件刚发生后的一段时间,范明还被“请”进了专为审讯政治嫌疑犯而设的拘留所,蹬了一段的小班房。

在关押禁闭期间,范明对曾经与自己并肩战斗过,现在分散到全国各地的每一位战友都做了认真地分析,估计有可能出卖自己的为数不多的几个过去的“亲密战友”是绝对拿不出有力证据的。他心想,只要自己够坚强,失口否认,他们口说无凭,就无法结案,拖着就拖着吧!能够一直熬到不了了之,就算是万幸。由于把他与林彪的反革命政变阴谋串到了一起,事情太过富有想象力和传奇色彩,范明对这八字没有一撇的无中生有,当然不屑一顾,仍然谈笑风生,应对得毫无惧色。

范明的案情如此重大,态度又如此顽固,吓坏现役军官刘团长。由于在检举材料里,一致提到范明通读过马,恩,列,斯,毛主席的所有著作,甚至研究过政治经济学和资本论,这一点引起了知识分子出身的现役军官团景政委的好奇心和高度重视。一方面是全团树的标兵,一方面又是师,团专案组重点审查对象,在如何看待范明?该不该撤他的职?是否要继续把范明作为团的标兵上报师部和兵团司令部的问题上,团长和政委发生了严重的意见分歧。

不清楚是因为什么原因?到了1974年的春天,师,团专案组对范明的审查,突然不明不白地不了了之,全部停止了。经过了三年又九个月政治审查的磨难,范明终于盼到了拨开云雾,重见天日的那一天。现役军官团景政委亲自到了范明所在的连队,当面宣读了师,团党委撤销对他的一切审查,恢复名誉,任命担任连队的副连长的决定,并发给了入党申请表格。景政委又以朋友的身份劝说范明,不管对被反复审查和审讯有多么的伤心和不满,对党组织千万不要有怨恨。景政委说明,通过这次审查,从这些厚厚的函调和检举材料中,他和师团有关领导了解了范明的马列主义理论水平和组织领导能力。

景政委劝告范明,中国共产党需要大量真正懂得马列主义和毛泽东思想的,有思想,有能力的青年人的加入。而且在中国现有体制下,只有加入共产党,在组织内努力使党变得真正的英明,伟大,光荣,正确,依靠组织的力量个人才能有所作为。景政委苦口婆心地劝说范明,千万不要因为受过重大的挫折和打击就放弃了理想,浪费了才华,虚度了自己的青春。过了不出一个星期,范明被批准加入了中国共产党。没有过了多久,连队又接到通知,因为连队新的指导员还没有到任,改任命范明为连队副指导员,临时代理指导员的职务。

在完成了秋收的收尾工作后,新的指导员很快就到任了。时隔了四年半范明终于又能够请假,回上海探亲了。心里充满着太多的感叹,他回到了阔别已久的上海。自己被解放了,范明很想了解其他同学和好友,在经历了那场持久性的“清查五一六”和“反革命炮打中央文革案”政治审查后,是否都安好?尤其在毛主席逝世后不久,不可一世的中央文革“四人帮”,江青,张春桥,王洪文和姚文元终于倒台了。在此前和此后范明与黄桂芳和王勇的多次交谈和一起走访中,他先后了解到,当年入伍的同届同学施小宝,陈宝粟,王沪生和陆方芳,在这些年中都有了其不同寻常的光辉业绩和悲惨遭遇。

在1974年底,范明第二次回沪探亲时,他从黄桂芳和王勇了解到,就在发生了“九一三林彪事件”的前后,先是从某舰队文工团编导职务上被强制退伍,犯了资产阶级文艺路线错误,受到降级,开除党籍和留党察看处分,忍受着感情上的柔肠寸断之苦,病得奄奄一息的陈宝粟被士兵用担架抬回了上海。接下来是曾经当上了某野战军连长的施小宝被开除了党籍,开除了军籍,清理出革命干部队伍,戴上了现行反革命分子的帽子和发了疯的原师部机要秘书黄雅芬一起被押送回沪了。

在范明后来的几次回上海时,他进一步了解到曾经担任过某省军分区司令部文化参谋,在发生林彪事件后被投入了军事监狱,直到“四人帮”倒台,才被从军事监狱中放了出来的陆方芳。他被以林彪反党集团喉舌的罪名,开除了党籍,开除了军籍,清理出革命干部队伍,带着满脸的胡子和满面的凄凉,被士兵押送回了上海。最后是曾经叱咤风云,当上了某舰队鱼雷快艇纵队司令的王沪生,经过了长期的关押,林彪反党集团专案审查,被开除了党籍,开除了军籍,清理出革命干部队伍,被冠上了林彪反党集团武装政变小舰队骨干分子的罪名,由士兵押送回上海了。

范明被他们大起大落的悲惨遭遇惊呆了。想当年,敲锣打鼓欢送他们参军的场面还记忆犹新。他们身穿崭新的军装是那样的意气风发,受到多少同学的仰慕?想不到在这动乱的年代里,他们的从军竟会都落到如此下场。想起陈宝粟是那样地满怀着希望去从军,期望着能开创出一片新天地。现在他又受到了一次重挫,尤其在感情上能使他心动,又使他悲痛欲绝的能有几人?施小宝和黄雅芬的事情太出格了,不知道又发生了什么惊天动地的大事。陆方芳和王沪生的遭遇与中央的重大政治斗争有关,他们受到了殃及池鱼之灾。范明想,与他们所受到的打击和遭遇相比,自己受到的莫须有审查和劫难又算得了什么?

在刚听到陈宝粟,施小宝和黄雅芬大起大落的悲惨遭遇时,范明决定要去探望他们几位。黄桂芳义不容辞地要陪同他一起去,并表示:“什么大风大浪都经历了,探望犯了错误的老同学,即使是反革命,又怎么样?最多被再打成一次反革命。”

王勇说:“大家都是老‘运动员’了,人生无常,见怪不怪,与‘反革命’聚聚,又当如何?到底都是我们的老同学,估计他们都有一肚子的苦水要倒啊!”

“我们早在刚听到你要回来的消息时就筹划着,知道你听到了他们的悲惨遭遇肯定会去看望他们。王勇已经搞到了他们现在的住址。平时我们也没时间经常碰头,这次就好好聚一下吧!”黄桂芳笑着说。

“我只是有一点为你们担心。惹出了事,我可以一走了之。这个党票和副指导员的职务反正是拣来的,丢了也罢。你们却是要直接承担后果的,要你们一起去,叫我有点于心不忍。”范明说。

“有事你也跑不了。现在你总该知道,尽管你远在天边,公函追你来得也不慢。你不用为我们担心,其实我早就去过了。只不过那次是来去匆匆,我和他们谈得都不够深入。这次跟你一起去与他们好好促膝谈心,看看我们能否帮上一些什么忙?我反正是一无所有,党票还没批下来呢!无所谓。黄头头也有了党票和一官半职,就看她舍得,不舍得了。”王勇说。

“怎么?王勇也会担心起了我的工会主席乌纱帽?我是随时准备下台的。看透了这世态炎凉,光怪陆离的大千世界,还有什么功名利禄是值得我们留恋的?只有真诚相待的贴心朋友才是值得珍惜的。人活着总应该有所为,有所不为。范明啊!你孤身在北大荒,在前途一片黑暗中忍受了这么多年的磨难,现在还能保留这份赤子之心不容易啊!我们受的审查和打击算不了什么,我们也同样不会失去了为人的这份真情。”黄桂芳感叹地说。

“好吧!我们就一起去吧!”面对这两位从小一起长大,能够生死与共的伙伴,范明感动地说。他们的这次登门拜访和以后多次的挨家挨户探望了解的结果,意想不到却挖掘出了四个动人心弦,可歌可泣的故事。

范立群于新加坡
2001年 10月

目 次

第一卷 情痴,情债,情仇
第二卷 南海孤雁
第三卷 希 望
第四卷 东海蛟龙

责任编辑: wenxue
发表评论 查看评论 加入收藏 Email给朋友 打印本文
如果你想对该文章评分, 请先登陆, 如果你仍未注册,请点击注册链接注册成为本站会员.
平均得分 0, 共 0 人评分
1 2 3 4 5 6 7 8 9 10
Copyright © 2004 -2005 [生活特区] - 文学专栏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Radiance Article Version 2005